艺术珍藏:贸易价值vs个人趣味

2017-02-18 13:51

  《生者对逝世者金石为开》安装 达米安?赫斯特

  陈运成

  艺术收藏有着不同的目标和趣味。艺术品的收藏体现文人的审美和爱好。收藏,是对某种趣味的偏好;而在当下,艺术的收藏浮现不同的价值系统跟观点,应用商业手腕,实现艺术品好处的最大化是当代艺术收藏的明显特点。

  这是一个问题:艺术收藏,是贸易价值还是个人趣味?

  不同的收藏目的,发生完全不同的收藏趣味,由此而呈现各种观念的对碰、触犯。各种观念兴许完整对峙,互不干预。但艺术也在人不知鬼不觉间进入我们的抉择范畴,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当代艺术收藏:商业价值是其中心

  以一个当代艺术中最具影响力的也最受争议的英国艺术家达米安?赫斯特的作品《生者对死者扣人心弦》为例。

  只看题目,很精深、很哲理、很高大上的样子吧?其实,它就是泡在福尔马林液里的一条虎鲨标本。

  这条鲨鱼是1991年由广告界大亨、收藏家查尔斯?萨奇以5万英镑的价格委托赫斯特制造的,赫斯特花了6000英镑,找人在澳大利亚将这条虎鲨捕获,而后运回伦敦,请人制成标本。

  在这之后,他们给作品开出了天价:1200万英镑。

  于是,艺术界的收藏大家们开端踊跃响应,这其中包括英国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的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爵士和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史蒂夫?科恩。

  最后,科恩如愿以偿,把鲨鱼收入囊中。

  后来,赫斯特请人又捕捉了四条鲨鱼。并做了一件截然不同、仅仅是名字不同的作品,送去国外展览,还无比不厚道地以4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韩国的三星美术馆。当然,以最高价购入此作品的史蒂夫?科恩素来不对此发表任何看法。

  到底是谁有才能把这一条鲨鱼标本卖出这么高的价钱?是艺术家自己吗?当然不是。这就不得不提当代艺术中最主要的角色??经纪人。

  艺术经纪人就是在艺术市场上为艺术品交易双方充任中介而收取佣金的人。如画廊画商、拍卖行法人和艺术展览会组织者。

  有能力把鲨鱼卖1200万英镑的人,就是全世界顶级的画商拉里?高古轩。他不仅开画廊,做展览,同时也做旁边人和经纪人,通过拍卖或私洽来做艺 术品交易。2015年的寰球艺术品拍卖榜前20名中里就有5个人作品都被高古轩代办过,包含毕加索、贾科梅蒂、蒙德里安、安迪?沃霍尔和塞?托姆布雷明 德。美国著名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在世时,作品价格不超过5万美元。而高古轩在安迪?沃霍尔逝世近30年后,仍举行了20多场作品展,并将他的价格连续推 高。

  同样是高古轩把赫斯特卖成了世界上最贵的艺术家。比拟于艺术家本人,高古轩才是最大的赢家。

  就是这样的赢家,自负地说出了这样的话“艺术品的价值是发明出来的,是一个群体来界定它值多少钱,而维系这个价值体制,就是一个画商的工作。”

  《搜尽奇峰图》卷,清,石涛 纸本,此图是石涛50岁云游京师所作。印证了作者所倡导的师法造化“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美学观。该画在表示上,于奇险中见雄壮,谨严处寓虚空。虽看似笔墨豪迈,皴擦点染尽在无意,而在整体上却掌握了峰峦档次,云气走向及林木隐现的韵味。

  中国古代收藏:重视文人的趣味

  咱们回首看看中国收藏家,听听他们的收藏理念。在中国古代,收藏家实在还身兼着批评家、援助人的身份,甚至于有观点以为:中国的艺术史是收藏家的历史。

  项子京,明代嘉靖至万历年间人,祖籍浙江绍兴。喜好收藏历代名品,为明代著名收藏家、鉴赏家。

  现在我们去博物馆,良多重要的收藏品上,都能看到盖有“项子京”、“子京”、“项子京家收藏”、“项墨林鉴藏章”、“神品”等印章。这些都是项 子京的收藏印。阐明这些中国艺术史上最重要的作品都曾是他的囊中之物。能够这么说,在中国重要的书画作品上,除了清代天子的印章之外,就数他的印章最多 了,他个人收藏的书画,现在任何博物馆都瞠乎其后。能后来的乾隆皇帝,都是他的粉丝呢?

  除了书画鉴赏,他的藏书也十分丰盛,他的收藏室取名“天籁阁”,有点相似当初的私家博物馆,另外,他还著书,有《墨林山堂诗集》、《蕉窗九录》 等。有名的“唐伯虎点秋香”典故就出自项子京的著述中。项子京仍是一位著名的刻书家,把收集的书法名帖,汇刊成《天籁阁帖》传播后代。

  广州清代的十三行行商潘正炜,也是一位重要的收藏家,收藏了大量宋元时代的绘画。元代吴镇的《渔父图》是宋元绘画的精绝之作,就曾是潘正炜的藏 品。同时,他对于石涛的作品情有独钟,收藏了他大部门代表作品。要晓得,在清代石涛的作品就相称于现在的“当代艺术”。同样,潘正炜为这些藏品也建了“私 人博物馆”??听帆楼,这些作品都收著在潘正炜所著的《听帆楼书画记》中。石涛的代表作《收尽奇峰打草稿》就收藏其中。

  古代收藏家,除了良好的家学背景和雄厚的财力外,还须要个人奇特不凡的眼力和品位。作为文人,他们当时的收藏行动,体现的是一种文人的情趣和品位。恰是因为项子京、潘正炜等收藏家,中国文人画的品位得以流传,并构筑中国美术的独特风貌。

  所以,相比拟而言,当代艺术,讲推手,古代艺术,谈趣味。

  在当代艺术的运作中,卖家将一件作品谋划成一个话题、一个故事,从而造成社会效应和经济效益。古代收藏对一件作品更多的是趣味研究。从资本的推手到趣味的聚合,各取所需,体现收藏范畴中不同的理念和价值观。没有对错可言。正是这种差别性,才让收藏出现不同景观。

  《铁力高束腰五足香几》,王世襄旧藏,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王世襄对明式家具的研究和推广,构成盛行全国的明式家具高潮。

  收藏:越来越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让收藏走入古代生活,不得不提王世襄先生。出于兴致,这位“京城第一玩家”对字画、雕塑、建造、家具、乐器、漆器、捉獾、养鸽、驯鹰、美食等多少 乎无所不涉。但最重要的还是他对明式家具的研讨与推广,在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家具并不入收藏主流。王世襄却以独到的目光收藏了大批明清家具。当我 们现在欣赏王世襄先生募捐给上海博物馆的79件可贵明式家具什物时,有多少人能懂得他当时的心坎世界?

  王世襄的收藏正是以布衣的基础、文人的眼光、玩的心态从事收藏,但他从不会废弃对研究,我们看他《明式家具研究》、《髹饰录讲解》、《中国古代 漆器》《竹刻艺术》、《说葫芦》、《蟋蟀谱集成》、《中国画论研究》、《明代鸽经清宫鸽谱》等十部作品。它们是王世襄几十年“玩”出来的结果。也正是这些 “雕虫小技”,完美着中国文明,成为其中最具特点和趣味的装点。

  王世襄的收藏方式,影响着中国大局部的收藏喜好者,他们破足于事实的收藏,让珍藏成为一种生涯方法。